小磊文学网

秋下竹马小说许明琬沈昭-秋下竹马许明琬沈昭小说免费阅读

时间: 2023-03-06 18:04:18  作者: panshiji 

点击全文阅读

路上那批补给果然不顺,若不是我提前让林渊购置了那些粮草,将士们根本熬不过这个冬日。
是以我在将士们心里的地位又高了些。
时间飞逝,一晃到了除夕
沈昭今日给了允准,大家可以稍稍放肆开心一下。
不过为确保万一,还是不能过于松懈。
我跟着大家一起吃了年夜饭,大家兴致高昂地谈天说地,我却有些难过。
起身去到偏僻的地方看月亮,我好想祖父祖母。
对着家乡的方向磕了头,再起身时,身后一暖。
沈昭将他的披风给我穿上:「初春我便要回京一趟,可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带的?」
沈昭是很懂我的人,他不再提送我回去的事,甚至都没问我要不要回去。
回到营帐,我把新写好的「百寿图」递给沈昭:「太后寿辰我不能亲自贺寿,殿下帮我转交吧。」
沈昭点头,也没有再问其他。
他知道那个家早已经不是我的家,提了,只能无端增添我的难过。
「明琬,此次回京……」
「殿下,补给到了,队伍马上到营地。」
沈昭神色微变,他似是想要跟我说什么,但最后只嘱咐我早点休息,外面会很忙,让我不要出去。
大年初一,我一大早就给沈昭和林渊、林浅,还有医药营的孩子们煮了饺子。
沈昭那碗我是亲自送过去的,可他人不在营帐,我只得将碗放在案几上。
想来他昨晚又是忙了一整夜,案几上散落的书卷还未曾收拾。
我伸手帮他整理,身后传来脚步声。
我不回身,嘴里却是埋怨:「殿下惯会使唤我,等过几日我回医药营,看谁管你?」
说着,我指了指旁边的碗:「刚煮好的饺子,趁热吃,一会凉……」
「明琬。」
我话未说完,身后那人一把将我拥在怀里:「明琬,你让我好找。」
是沈霄!
我身体僵直了一瞬,紧接着便要挣脱:「你放手。」
「明琬你好狠的心,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,你怎能说放下就放下?」
沈霄是练武之人,他存心抱我我根本挣脱不开。

帐外传来沈昭和侍卫的说话声。

沈霄料定我不敢声张,低头便朝着我脖颈吻了过来。
「沈昭!」
情急之下,我喊了沈昭的名字,声音出口我自己都惊呆了。
沈昭似是一愣,紧接着便冲进大帐。
「砰」的一声。
沈霄被沈昭踹翻在地:「军营重地,岂容你放肆!?」
我气得浑身发抖,看向沈霄的眼神里淬着火:「九殿下今日所为,我一定会如实禀告给太后和陛下。」
沈昭将我护在身后:「有没有伤着你?」
我摇了摇头,伤到不至于,就是生气,很生气。
沈昭抬手顺了顺我乱掉的发髻:「新年礼物我放在你营帐了,回去看看?」
我瞟了沈霄一眼,知沈昭是想把我支走。
我点头,然后转身离开。
11
从营帐出来我便去了医药营,不想再看到沈霄那张脸,也不想听他说任何话。
下午,林浅从营地回来。
平日里营地没什么事林浅不太过去,今日却在那边整整待了一下午。
「怎么回来这么晚?是谁受伤了?」
林浅神色复杂地看着我:「太子殿下把九殿下打伤了。」
我手一顿,震惊地看向林浅。
原来上午我离开不久,沈昭就把沈霄打了,手臂都打脱臼了。
不得不说,我……还真有点被爽到。
沈霄虽然也是习武之人,可他常年在京都养尊处优,哪里是沈昭的对手?
我唇角带着浅笑,想起沈昭放在我营帐的那枚步摇。
临近除夕那几日沈昭天天往镇上跑,林渊说沈昭好像有了心上人,因为一贯严肃冷漠的太子殿下,竟然日日带着笑,还经常逛女子才会逛的首饰铺子。
我还记得当时林浅踩了林渊一脚,示意他不要再说,但林渊是个脑子直的,还大声嚷嚷说殿下有心上人是好事,为什么不让说?
原来,这礼物是他早就开始准备的。
晚饭之前,我收拾东西回营地。
可在营地外又看到沈霄,他一只手臂吊在胸前,我不禁暗叹沈昭下手也真重。
我转身想要躲,沈霄却叫住我:「明琬你别躲,我……我不欺负你,只是想跟你说说话。」
我站在离他至少五步的距离:「有话就在这说吧。」
沈霄看着我,神色有些哀伤:「明琬,你从前不是这样的,从前哪怕我头疼脑热你都会担心得不行,你会偷偷跑来王府给我送药,还会……」
「怎么?许明玉对殿下不好吗?」
我一句话,噎得沈霄满面难色。
他闭了闭眼:「明琬,你是不是……爱上皇兄了?」
「我和殿下清清白白。」
我没回答,却也没否认。
反倒是沈霄脸色有些不自然。
他有什么资格过问我和沈昭的事情?
再说,我们男未婚女未嫁,不比他沈霄磊落吗?
不愿与沈霄过多纠缠,我绕开他打算离开。
「和离书我没有签。」
我心猛地一沉,沈霄朝我走过来:「明琬,你现在仍是我妻子。」
我一瞬恼怒:「沈霄,你当真无耻至极!」
沈霄用另一只手来拉我,我使劲甩开:「殿下还想让这只手也脱臼吗?别忘了这里是军营,不是你能胡闹的地方!」
许是我声音有些大,竟是引来巡营的将士:「许姑娘,可要属下帮忙?」
一股暖意涌上心头,我摇了摇头:「不用,你们去忙吧。」
那将士十分警惕地盯着沈霄看,即便是离开一些距离,也始终在附近徘徊。
我第一次如此有底气。
不似在京都时,祖父祖母过世之后我便一个人孤苦伶仃。
可如今我在这里有太多家人,他们都是我的后盾。
沈霄显然也被我惊到了。
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,似是第一次见我一般。
也是,从小到大,我一直都是温柔乖巧,若非如此,也不会被他们如此欺负。
12
沉默许久,沈霄开口:「明琬,皇兄不会是你的归宿,你如今没有许家做后盾,又与我做过夫妻,父皇断断不会让你这样的人做太子妃的。」
「我是什么样的人?」
我反问沈霄,并气势汹汹地朝他迈了一步:「沈霄,我是什么样的人?我与你从小一起长大难道你不知道吗?我闹成今天这个样子还不都是拜你们所赐?如今你倒是来嘲讽我,你怎么有脸的?」
沈霄知道自己说错话,便又连忙改口,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,他只是觉得我和沈昭并不合适。
总之他的意思就是我现在的出路只有一条,那就是跟他回去做他的王妃。
我冷笑:「沈霄,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还要纠缠于我,但我告诉你,我与你、与那个许家早已经一刀两断,若你们再来纠缠于我,休怪我别客气!」
「明琬……」
「沈霄你听着,我许明琬如今无牵无挂,若是把我逼急了,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不会再让你们踩在我头上!」
带着一身怒意回到自己营帐,沈昭竟然在。
见我进门,他起身来到我面前:「和离书的事情等我回京都去帮你处理。」
我对上沈昭的眼睛,心里不禁慨叹,他们是亲兄弟,怎会相差如此远?
沈昭是行动派,他从未有什么承诺,但总是会把事情做好。
相反,沈霄对我有太多承诺,可到头来却狠狠伤我。
可沈霄有句话说对了,我和沈昭……应该也是没有将来的吧?
我选的这条路,注定了我们走不到一起。
他是太子,终究要回到京都去。
而我,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停下自己的脚步。
我笑着摇头:「殿下不必为这件事烦心,许家那对父母为了许明玉自会逼着沈霄休我,恶人,就让他们去做吧。」
我了解沈霄,他表面看起来严肃冷漠,可内心最是摇摆不定。
所以当初即便是他那般坚定的要娶许明玉,但我离开之后他便会对我充满愧疚和不舍。
当初我决定离开,其实也是抱着这个心态。
我赌了一把,赌沈霄这么多年对我不会没有感情,赌我离开之后,许家也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。
果然,在沈霄出现在军营的一瞬间,我就知道我赌赢了。
因为沈霄虽然想要娶许明玉,可他从未想过动摇我的正妻之位。
只要他有这个心思,那我的存在就会一直恶心许家人。
他们都恶心我这么久了,我这样也不算过分是不是?
13
京都传来消息,让沈昭和沈霄提前回去。
未等到春暖花开,似是感应到我们都不算太好的心情,他们出发那日下了大雪。
沈昭还在一处交代事情,沈霄却红着眼眶看我。
他想求我与他一道回去,他说只要我跟他回去,他什么都应我。
我一改从前横眉冷对,红着眼眶半低头:「王爷……要保重身体。」
我没有直接拒绝他的话,但我这副样子,任谁看了都是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。
我如从前那般唤了他王爷,这让沈霄的神情一下子就亮了起来。
他想要拉我的手,我却往后躲:「事已至此,王爷回去好好对姐姐,我们……此生无缘了。」
沈霄的神情变得复杂,他定定地看着我,末了说了一句让我等他消息。
我心中冷笑,我一定会等着听你们的好消息。
沈霄的马车先一步出发,目送着他离开,我转身才看到沈昭。
脸上的神情一瞬卸下,我有些尴尬地看着他。
「真是个妖精。」
以为沈昭会生气,但却没有。
他抬手理顺我的鬓发:「与他是做戏,与我呢?」
「殿下明察秋毫,不敢。」
沈昭低笑一声,然后将身上厚厚的狐裘给我穿上:「照顾好自己,我尽快回来。」
我点了点头,心中仍旧腹诽,他这一去,估摸也是不好回来的。
沈霄那日与我说过,皇帝已经开始给沈昭物色太子妃了。
不论那人是谁,都不会是我。
在军营的日子还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沈昭每月月初都会给我寄来一个箱子,里面是满满的信笺还有各种新奇玩意。
那信笺里的内容我都能倒背如流,但却一次也没有回过信。
这份压在心底的念头,就让它独自在心里疯长,至于沈昭,他从来都不会属于我。
他属于天下子民,除了是沈昭之外,他还是储君,是未来君主。
他对我没有过任何承诺,我也对他没有过任何寄托。
唯这一方天地,是他留给我的归宿。
当箱子攒到第十二个时,军营又下雪了。
除夕夜,我穿着沈昭送来的大红披风,仍旧对着家乡的方向磕头。
不远处是将士们喝酒聊天的声音,我从未有过的安心。
祖父祖母,明琬现在过得很好,很开心。
又到了沈昭给我送东西的日子,可是一直到正月十五,我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,连个口信都没有。
心中不免有些失落。
后半夜,我和林浅在营帐里喝酒。
林浅有心上人,是沈昭副将谢云之,是个俊美,却又刚正得近乎迂腐之人。
林浅追求了他几年,可他除了躲着就是拒绝。
但我旁眼瞧着,他不是对林浅无意,许是芥蒂自己身份不够,配不上林浅。
林浅喝得有点多,大着舌头拍我肩膀:「嗝……琬琬不怕,你还有我,往后我们姐妹相依为命,不要那些臭男人了。」
我笑着附和她,然后起身:「你先自己坐一会,我去给阿渊他们送些汤圆。」
林浅摇晃着身子站起来:「我随你一起。」
我们两个到了林渊营帐外,还没进门,便听到里面有人说话。
「这是殿下的意思,还请将军千万守住消息,尤其是许姑娘更是不能说。」
14
一股不安袭上心头,我挑帘进了大帐:「什么事不能与我说?」
然而我进到帐中也愣住了。
眼前那人正是沈昭的贴身护卫封鸣。
「封统领怎么在这?你不是该在殿下身边吗?」
说着,我目光落到案几上,那上面放着一封信,表面看起来没什么问题,可我却认得那信封一角上的特殊标志。
那是沈昭特有的标志,若不是紧急消息绝不会启用。
我一步上前:「是不是京都出事了?殿下呢?殿下他在哪?」
我盯着封鸣看,他不敢与我对视,可我仍旧看到他红了的眼眶。
我急了,双手猛地攥住他衣襟:「你说话啊!殿下呢?」
「许姑娘。」
林渊上前拉住我,一贯冷静的他此刻声音却是带着颤抖:「除夕当夜,大皇子发动宫变,殿下他……为护陛下身受重伤,怕是……怕是不好了。」
「咚」的一声,我晃动着身子撞到了身后案几。
林浅连忙扶住我:「琬琬别担心,我祖父尚在京都,殿下一定不会有事。」
林浅这话是安慰我,若不是凶多吉少,这消息怎会传到边境来?
可……沈昭之前来信还说等过了年就会回来,他还让我好好照顾自己,他怎能食言呢?
我缓了片刻,然后看封鸣:「你还要回京都对不对?你等等我,我随你一起回去。」
说完话,我也顾不上身后几个人的劝阻,脚步极快地奔出大帐。
可我一步刚踏出门,却看到帐外整整齐齐地站着二十多人。
见到我的瞬间,他们全都单膝跪地:「属下见过主子。」
我认得,他们是沈昭的人。
封鸣此刻也出了大帐,将一封染血的书信交到我手上。
「殿下一再叮嘱,若是出事,让我们尽快赶回营地,殿下说……从今往后姑娘是我们主子,营地有林家在、有姑娘在,殿下才放心,殿下希望姑娘勿忘初心,为了自己,也为殿下,守住……这一方天地。」
我双手死死捏着那封血书,沈昭怕是早已经想到有今日,而且竟是把我后面的路都已经铺好。
林浅走过来扶住我:「琬琬,京都乱成一锅粥了,殿下一定不希望你回去冒险,他只希望你能安稳余生。」
我在原地站了许久,直到天空飘下雪花,亦如去年他离开时的那场雪。
15
我将自己关在大帐里几日,不吃不喝,只反复看沈昭写给我的那些信。
我后悔不已,若我知道有这么一天,我一定会给他回信。
我会告诉他我心中所想,会告诉他心中那份思念。
终于,我把自己折腾得大病一场,发烧脑子糊涂,总是感觉好像看到了沈昭。
半月后,京都传来太子薨逝的消息。
林浅他们都怕我出事,可我却比他们都要冷静。
夜里,整个营地素白一片。
我也换上素白衣裙,在沈昭的大帐里呆坐整夜。
头七过后,我们恢复正常生活。
没有人再在我面前提起沈昭,虽然我知道他们也很想念他。
我们似有默契,大家都平静得好像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一样。
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将那封染血的书信藏进枕芯,每每夜深人静时,我方才咬着被角,任由泪水横流。
16
盛夏之际,营地接到了两个消息。
九殿下沈霄迎娶新王妃。
边境划分给了一位常年体弱的皇子做封地。
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正在打扫沈昭的大帐。
林浅看着我,眼神里全是兴奋:「你可知道九殿下要娶的是谁?」
我摇头。
「那你可还记得相府那个小庶女?小你两岁,我还记得幼时长辈们开玩笑,说她与你长得像,比起许明玉,你和她更像是姐妹。」
我想起来了,那个姑娘也喜欢沈霄,甚至还因为我和沈霄有婚约而找过我的麻烦。
我不禁淡笑:「那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主,许明玉这次怕是要吃亏了。」
「是啊,阿渊述职回来便与我说,那九王妃乍一眼看上去真与许姑娘有几分像,只是性子过于嚣张跋扈。」
林浅说我猜对了,许家父母真的逼迫过沈霄,他们想让沈霄娶许明玉做正妃,可沈霄坚持正妃是我。
后来许家把事情闹大,本以为太后会顾念我祖母情分让许明玉进门,可谁知太后不知道听了谁的话,得知沈霄与相府的庶三小姐互生情愫。
太后当即做主,让两个姑娘一起进门。
相府小姐为正妃,许明玉是侍妾。
「侍妾?」
这我倒是没想到,我本以为凭着沈霄对许明玉的喜欢,怎么也能给个侧妃,没想到竟是侍妾。
不过说来也是,即便沈霄不是储君那也是亲王。
如今许家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许家了,皇室又怎能让一个嫁过人,又难育子嗣的女人做正室王妃?
我唇角带着一丝讥讽,他们当初把主意打在我身上,料定了我若是正妃,许明玉过门后一定有翻身的可能。
或许还会把我的孩子抢过去一个养在她膝下。
我摇了摇头,我的那对父母啊,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。
不过我已经不怕了,我断了他们的后路,看他们往后还去欺负谁?
不过这还不够,许家的那几个人,他们的「福气」还在后头。
其实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,原来祖父生前所结交的那些至交好友都收到过祖父的嘱托。
祖父要求不多,若是他百年之后许家遭难,只要不是我出头求助,别人都可不必管。
言外之意,若是我那父母对我好,许家才能靠着我来联络祖父积累下的人脉,若是他们对我不好,那这条线就断了。
我父亲一辈子软弱,没了祖父,他也没有那个能力自己创下家业。
而许家大半财产都在我的嫁妆里,我曾用了一部分在军营,剩下的寄存在京都银庄,此次也由林渊全都给我带了回来。
至此,许家在京都已是败絮,再难立足。
17
一切尘埃落定。
林渊说这几日那位十一殿下就要过来了。
边境将士总是最苦最危险的,所以这位殿下到此的第一件事就是过来犒赏将士们。
又是个聪明会拿人心的主。
也对,他们是兄弟,自有相似之处。
可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大家忙里忙外的,我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那位殿下来营地的当日,一大早我便收拾之后躲到医药营去,临走时只交代他们不要动沈昭大帐里的东西。
我知道自己这么做有些不好,可我过不去心里的坎。
我不想看到有人来代替沈昭的位置。
傍晚回来,营地里一片欢声笑语。
我在营地外驻足好久,最后还是没进去,而是转身去到湖边。
从前我心里难过时也常在这里,只是那时沈昭总是会陪着我一起,自打他出事之后,我一次也没来过。
这是第一次,我对着湖面掉眼泪。
「唯有门前镜湖水,春风不改旧时波。」
我喃喃念出这句诗,蓦地听到身后脚步声。
「浅浅你回去吧,我一个人待一会就好。」
「许姑娘一直不回营地,可是对本王有意见?」
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我脑子一阵恍惚。
这声音?是沈昭???
脚步声渐近,我却不敢回头。
我颤抖着双手,努力平复自己的心境,我想要确认,可这半年来,这种幻觉出现了太多次,即便是这次这般真实,我仍不敢贸然。
我自欺欺人,想着若我不回头,是不是这幻觉就会真实一些,沈昭停留的时间也会长一些?
内心挣扎之间,突然身后一暖,我被人拥进怀里:「明琬,我回来了。」

猜你喜欢

精选作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