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磊耽美文学网

亿万老公独宠契约妻小说 白念夕叶凉舟完本阅读

时间: 2021-02-22 15:50:39  作者: 小冰 

白念夕不住挣扎,终于抽回自己的手,一巴掌狠狠挥向顾寒尘。

然而,她的手没等落在顾寒尘脸上,就已被他一把拦下。

“跟我装纯洁,你和那么多男人上床的时候,怎么那么放荡!”顾寒尘怒了,低吼一声,一把扯开白念夕身上的衬衫。

“你在胡说什么!”

白念夕急忙护住自己,可她的双手已被顾寒尘固定在头顶。

衬衫扣子被扯掉,崩落一地,她胸前的风光一展无遗。

白念夕羞愤地红着脸,不住挣扎,可他死死将她压在墙壁上,根本动弹不得。

现在的她,就好像砧板上的鱼肉,只能任由他宰割。

她看到他眼底张狂的火热,不禁吓得心口蓦地怵紧。

她害怕地不住摇着头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她想要推开他,可她的力气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

眼底蕴起一层水雾,迷蒙了她一双好看的眸。

“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为什么?”她哭着质问,可得到的却是他残忍的冷笑。

“为什么?你不是很清楚吗?在你做出那么肮脏不堪的事时,你难道不知道,你将是什么后果?”

“白念夕,我真的是错信你了,看着清纯无害,实则是那种最不要脸的女人。”

顾寒尘的语气难听至极,却让白念夕更加困惑不解。

“我到底做什么了?那些照片不是你做出来的吗?我是什么样子的人,你难道还不了解吗?”

他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,说青梅竹马也不为过。

她还以为,他了解她。

所以每次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,他都会陪在她身边。

虽然给不了她最治愈的安慰,但身边有个人陪伴,总不会觉得自己那么孤单。

现在呢?

一切都变得虚假。

顾寒尘是。

叶凉舟也是。

她白念夕这辈子,难道只能孤零零一个人吗?

她忽然想到肚子里的孩子。

或许只有孩子,才是她此生不会改变的寄托!

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她忽然疯了一样推搡顾寒尘。

她不允许他碰她。

她怕他伤害到她的宝宝。

顾寒尘终究是男人,就算白念夕用尽浑身力气,也不可能推开他。

顾寒尘抱着白念夕,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倒在沙发上。

他好像疯了,一双眸子赤红如血,喷洒下来的呼吸带着浓郁的酒气。

他骑在她身上,双手紧紧掐着她的脖颈,好像随时都想将她掐死在这里。

白念夕不住挥舞双手捶打他,呼吸越来越憋闷,脸色由一片惨白变得涨紫。

可顾寒尘还是不肯松手。

“告诉我,为什么?”他沙哑着嗓音低吼着质问。

白念夕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不住摇着头。

“我对你不好吗?为什么背叛我!”

“从小到大,若不是我保护你,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?”他的大手愈发用力,好像随时都会捏断白念夕纤细的脖颈。

她已经无法呼吸了,眼前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,再看不清顾寒尘狰狞可怖的脸。

谁能来救救她?

难道她和孩子今天就要死在这里吗?

她忽然想到了叶凉舟。

他现在在哪儿?

陪在白纤纤的身边吗?

叶凉舟找了许久白念夕手机定位,等他赶到七度酒吧的时候,白纤纤和白薇薇已经到了。

白薇薇要闯入顾寒尘的包厢,被白纤纤拽住。

“大姐,再等等,先不要进去。”

“还等什么?白念夕那个小贱人,一定在勾引寒尘!寒尘是我的!”白薇薇可以容忍顾寒尘身边有很多女人。

唯独容忍不了,白念夕和顾寒尘,哪怕他们见一面,她都受不了。

而顾寒尘若不是为了报复白念夕,不可能配合她拍床照给白念夕看。

顾寒尘根本没有和她交往,没有和她断了联络,只是为了刺激白念夕。

她比谁都清楚,白念夕对顾寒尘有不一样的意义。

他们当时同读一所小初高同校区的私立学校。

顾寒尘比她大两届,比白念夕高五届,她比白念夕更早认识顾寒尘。

然而,自从白念夕读小学开始,顾寒尘的视线便没离开过白念夕。

白薇薇不止一次看到,顾寒尘看着白念夕出神。

就连大课间的课间操,顾寒尘越过层层人海也要看向白念夕的方向。

白薇薇一直注视着顾寒尘,只怕比顾寒尘自己更清楚,他有多在意白念夕。

他虽然平时从不和白念夕说话,但发现学校有人欺负白念夕,都会帮白念夕在私底下解决。

白念夕值日打扫大操场,他也会率先指派几个跟班,先将操场上垃圾捡干净。

知道白念夕最在意的人是俊熙,俊熙在学校被欺负,他也会派人帮俊熙摆平。

他就像个保护神一样,一直悄悄地秘密保护着这对姐弟俩。

可一年到头,他只有在白念夕真正生日那天,才会和白念夕单独相处一会,送上一个拳头大小的小蛋糕。

白薇薇以前一直不知道,顾寒尘到底是为什么,或许他只是当白念夕是小妹妹。

因为白念夕长得确实讨喜可爱,从小到大不少男生喜欢她。

不过那些追求者,都被顾寒尘私下赶跑了。

谁也不敢动顾寒尘罩的人。

只有白念夕一个人傻傻不知道,顾寒尘私下为她做了多少事。

白薇薇简直妒忌得发狂。

若不是她亲手设计了那件事,顾寒尘以为白念夕是一个私生活不检点的女人,他们只怕到现在还不会分手。

她好不容易设计他们分开,绝对不能给他们解开误会的机会。

“纤纤,你不能太自私,你想利用寒尘让白念夕和叶少产生误会,也要考虑我的感受吧!我不能允许,寒尘和白念夕在一起多一分一秒!”

“大姐,你仔细想想,你现在闯进去,顾少只会迁怒你打扰他,对你更没有好感!”白纤纤道。

白薇薇恍然,“那怎么办?难道就让他们……”

“我现在就联系凉舟!”白纤纤眼波一转,赶紧掏出手机给叶凉舟打电话。

可叶凉舟根本不接她的电话。

就在她正欲再打的时候,赫然发现叶凉舟已经出现在七度酒吧。

这家酒吧是高级会所,来这里玩乐的人都是富家阔少千金名媛,其中不乏有认识叶凉舟的。

低呼一声“竟是江城叶少”,便端着酒杯奔上前,想要和叶凉舟喝一杯混脸熟。

叶凉舟哪有心情喝酒,何况他最讨厌虚以为蛇。

一把推开那人,脚步焦急地向里面寻找。

“凉舟,这里!”

白纤纤喊了一声,快步奔向叶凉舟,距离亲昵地靠近他。

“你总算来了。”白纤纤说着就红了眼眶。

猜你喜欢

精选古诗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