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磊耽美文学网

重生爱上耿直将军小说 卫清柠厉天凌完本阅读

时间: 2021-02-22 15:49:32  作者: 小冰 

  薛添娣一愣,看着凤岚歌,脸上挂上一个比哭还苦的笑:“主子,要不,咱们还是先审案,弄清楚伤您和芃队长的人到底是谁吧?”

  凤岚歌并不看她,脸色却冷了下来:“薛添娣,同样的话,本将军不想说第二遍。”

  薛添娣脸色更苦,只得领命去拿东西。

  古朴的铜镜颤颤巍巍的递到凤岚歌面前,虽然早有准备,但当她看清镜内那人的模样,还是吓了一大跳。

  她的脸,边关风吹日晒十几年,原本也算不得有多娇嫩,可她到底是个女儿家,从小悉心呵护着,虽然比不上卫清柠这样的大家闺秀,面若桃花、肤若凝脂,一副倾国倾城巧模样,但也带着几分独特的英气和风采。

  可是如今,这张脸却肿胀得看不出原本的形状,更让她心里一抖的是,在她的脸颊上,遍布着极为细小的划痕,像是被什么利器所伤,虽然伤口都十分的浅,可是条条杠杠,横纵交错,依然能一瞬间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  伤人容貌,谁人会如此恶毒的对待一个女子?

  凤岚歌双手蓦然捏紧,杏眼中寒光微闪。

  若是鞑子,能有机会伤她,必然不是这样可笑的小打小闹,而是直接结果了她的性命。

  放眼整个边关,如此介意她容貌的人……

  一个身影蓦地撞进凤岚歌的脑海。

  是了,她爱慕厉钰,从来不曾遮掩,关内上下皆知。

  那人是他的妻子,自然会视她为眼中钉。

  但,自他们二人成亲之后,她就已经打算好将自己的心思藏起来,从未想过做什么插足人姻缘的缺德事。

  那人又何至于恨她至此!?

  亏她还曾欣赏于她,敬佩于她,感谢于她,甚至,心底还默默的想要祝福于她!

  薛添娣看她脸色不对,斟酌片刻,方才小心翼翼道:“主子,您的脸只是暂时受伤而已,用了冯先生的雪肌膏,很快便好的,您千万不能想不开。”

  呵,雪肌膏?

  凤岚歌心头火气更甚,冯知初的雪肌膏每年只做六瓶,只怕今年的雪肌膏,都送到浩然轩内院去了吧,又哪里还轮的上她?

  她最后深深看了镜子里的人一眼,随后将其狠狠甩开。

  卫清柠,既然你不仁在先,那么,便别怪本将军不义!

  铜制古镜“哐当一声”落在地上,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正巧砸在春桃趴的地方,又刚刚好砸到她的肩膀上,她立马痛呼一声,想要跳起来揉一揉,却被平凉死死按着,动弹不得,只能翻了个白眼,在心里偷偷骂了一声。

  面对凤岚歌突然的发作,薛添娣和平凉两人对视一眼,十分默契的没有说话。

  屋内一片寂静,半响,凤岚歌深吸一口气,蓦然道:“添娣,平凉。”

  被喊到的两人立马异口同声道:“主子,您吩咐。”

  凤岚歌声音没有丝毫温度:“扶我起来,我们现在回凤府。”

  语气中再无半分柔弱,而是那个冷面寒霜的女将军。

  薛添娣闻言却慌了,立马劝道:“主子,万万不可,您的身体现在还十分危险,若是移动,属下害怕……”

  凤岚歌看也不看她,沉声吩咐:“平凉,你来扶我。”

  “主子,这……属下觉得,要不您还是听薛副队长的吧,先把身体养好了,咱们再回去也不迟。”平凉偷偷看了一眼薛添娣,犹豫着没有上前,而是跟着劝了一句。

  只是越到后面声音越弱,因为从凤岚歌越来越差的脸色看来,她显然不想听这样的话。

  凤岚歌垂下双眸,自顾自拿手撑着床板,想要将腿挪到地上,却不料到只是这么小小的一个动作,便让她身子猛然一僵。

  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,让她无法动弹。

  而薛添娣还只以为她突然要走,是因为介意春桃的话,毫无所觉的继续劝道:“主子,您除了是厉将军的表妹,更是漠北女子军的统领,今日您受伤的事,军中众姐妹都已经知晓,如果我们这么简单的走了,不问将军府要个交代,那日后,下面的人该怎么想,您在军中,又该如何立足?”

  平凉立马在一旁帮腔:“是啊,主子,您不能就这么走了,要走也得等厉将军过来,将事情解决了才行!”

  她们说话的功夫,凤岚歌已经勉强适应了腿上的疼痛,她将整个后背靠在雕花榆木床屏上,然后腾出手来,抱住自己的一条腿,慢慢往床边移。

  如此轻微的动作,她也做的十分艰难。

  第一下之后,又过了好一会儿,她方才适应了一些,这才继续以手抱腿往床沿边上挪动。

 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,方才终于将腿挪到了床下。

  她深吸一口气,倚着床架慢慢站了起来,而这么几个简单的动作,就已经让她筋疲力尽,大汗淋漓。

  再想要迈出一步,脚下却猛的一个踉跄,伤口随着她身体的摆动撕裂,透过麻布渗出血来。

  凤岚歌咬了咬牙,不让自己喊出声来。

  薛添娣和平凉这下终于知道她是真的想走,连忙跑过去帮忙。

  在她们的手碰到凤岚歌之前,她已经重新站稳,瞥见她们的动作,凤岚歌眸光微寒,冷声道:“不准碰我!”

  两人面面相觑,举起的手却没放下,一左一右虚扶着凤岚歌,她走一步,她们便也跟着走一步。

  凤岚歌头也不回的吩咐:“不许碰本将军,这是军令!谁敢再走一步,军法处置!”

  军令如山,她这是铁了心不准二人帮忙了。

  她的腿才在雪地里跪了数个时辰,又连着受了重伤,每走一步,皆是锥心刺骨的痛。

  然而腿再疼,又如何比得上心里的疼?

  这座镇北将军府,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地方,可以说是第二个家也不为过。

  但不知不觉间,这座府邸,却悄悄接纳了新的主人,再也不会,敞开怀抱来拥抱她了。

  而疼她宠她的表哥,如今,眼里心里也都装进了别人,绝情的不给她半点希望。

  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,也模糊了时光经年。

  她走的踉踉跄跄又狼狈至极,一路上将军府的仆人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,想要问询,却都被她脸上的寒霜吓得不敢上前。

  路再长,都有尽头。

  迈出大门,凤岚歌回头望去,目之所及,一切却是物是人非。

  她扯了扯嘴角,毫不留恋的消失在风雪之中。

  至于春桃,自然不会乖乖的待在西厢房,趁着凤岚歌一行人已离开,她立马回了浩然轩外院。

  厉福全还带着人在府里搜查询问,她做贼心虚,在浩然轩避避祸最是好。

  只是,朔风已起,无论是何处,哪里又会有真正的安宁呢?

  浩然轩外院的门房处,小余子正一脸恭敬的站在一个低着头的青衣中年男子身前。

  “六爷,您交代的事情,小的已经办妥了。”

  “嗯,反应呢?”那男人转了转手指上的碧玉扳指,反应淡漠非常。

  “如六爷所料,凤小姐和她身边的亲卫,都愤怒非常。只是……”小余子有些迟疑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小的不懂,爷您明明没有递话给厉将军,为何却要小的告诉凤小姐已经递了,还特意吩咐要说雪肌膏的事?”

  静默半响,青衣中年男子停下转扳指的动作,微微抬起头。

  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,你的上一任去了哪里吗?”

  小余子有些不解,六爷怎么会突然提这么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。

  那男子继续道:“他这个人呐,从小陪爷长到大,什么都好,就是好奇心太重,管不住这张嘴。爷便好心成全了他,送他去同苍梧山上的角雕作伴去了。”

  他说这话,语气明明是阴森至极,脸上偏偏挂着和煦的笑意。

  小余子双腿一软:“爷,奴才,奴才……”

  角雕此鸟,群居于苍梧山,最爱食肉,且是生肉。

  那人既然去了,定然就是——死无全尸。

  

猜你喜欢

精选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