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磊耽美文学网

火热新书同桌上位姚楚希姜凌越章节完整版阅读

时间: 2021-02-22 15:50:40  作者: 小冰 

这一次,姜凌越沉默了很久。

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的一颗心也越来越凉。

“该不会是因为我长得和秦卿太像,你一时情难自控吧?”我忽然想到宋晓雪说过的那些话,故作轻松地用戏谑地口气问了出来。

姜凌越一怔,立即反驳:“你是你,她是她。”表情严肃,让人信服。

“那就是——反正我自个儿送上门了,不上白不上咯?”我又问。

姜凌越再次沉默。

“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是默认了。”我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“不是。”姜凌越低着头,声线低沉。他的双眸被垂下的刘海遮盖,我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,只看得见他微微泛红的脸颊。

“可能听起来很假,但是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了。”他舔了舔唇,一副羞涩的模样。

我惊呆了。

在我的印象里,除了那一次的出手相助,我和他似乎并未有过多的交集。以至于在重逢之前,“姜凌越”这个名字对我来说不过就是初中班里的一个小混混。

他抬眼看我,注意到我震惊的表情,他略有些懊恼地说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。”

“我相信我相信。”我连忙安慰他,又暗戳戳地问:“不过——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?”

姜凌越傲娇地撇过脸去,“不告诉你。”

我哼了一声,“不告诉就不告诉,跟谁稀罕知道似的。”

姜凌越瞪我一眼,“你……!”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解开了一个结,我有了吃饭的心情

姜凌越端了堆得满满的两个盘子进来,我一边吃一边问他:“你是不是也拿到了酒店的监控视频?”

姜凌越没有隐瞒:“是。”

“你看了吗?”

“看了。”

“有发现什么怪异的地方吗?”

“暂时还没有。”姜凌越面色凝重,“这就是整件事情最怪异的地方。”

我也这么想。

“你确定你拿到衣服的时候,宋晓雪的那一件是好的?”姜凌越问我。

“确定。”

“从你拿到衣服,到把衣服送到宋晓雪手上的过程中,还有其他人动过衣服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姜凌越皱着眉头沉吟片刻,“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——衣服是宋晓雪自己弄坏的。”

这一点我不是没有想到过,可是——

“为什么啊?她那么在乎那场表演,为什么会弄坏自己的衣服?而且监控视频里也没有看出她有破坏衣服的动作啊。”

“宋晓雪那个人,”姜凌越忽然冷笑,“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,牺牲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更何况,衣服后来不是找人缝好了么?她只是没有想到会在表演中途裂开。这件事既然是宋晓雪做的,就一定会找到证据。虽然监控视频清晰度不高,但我们翻来覆去地看,总能看出一些端倪。”

他这一番话让我的心定了下来,但我仍想不通——

“她要达到什么目的?”

我大概能猜到她想借这个机会往我身上泼脏水,毁我的名声,可我和她无冤无仇,我实在不知道她费尽心机这么设计我的理由。

“她和秦卿是最好的朋友,这么说,你能懂了吗?”姜凌越解释得含糊,我却能够品出其中的意思。

“她为秦卿打抱不平,所以想出这种办法来报复我?”

姜凌越“嗯”了一声。

我倾身捏住他的下巴,仔细地打量了他一阵。

“啧啧啧,这张脸,果真是蓝颜祸水。”我感慨道。

“对不起。”姜凌越突然极认真地道歉。

我的心骤然就软了。

“和你没有太大关系。”

况且,他早已提醒我离宋晓雪远一点,是我自己太没有当一回事。

“你放心,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。”他向我承诺。

“我相信你。”我说。

吃完饭,我又和姜凌越看了一场电影才回家。

他把我送到楼下,我正要去解安全带,他忽然拉住我的手。

“怎么了?”我抬头看他。

他猛地压过来,吻上了我的唇。

这一下,天雷勾动地火,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。

他喘着粗气,双手握住我的肩膀。黑暗之中,那一双眸子熠熠发光——里头全是欲望。

“你今天……能不能不回家?”他哑着嗓子问。

我也动了情,心里不想回去,可理智告诉我:“不能。”

我俩这才谈恋爱没多久,虽然该做的、不该做的早就做过了,但我爸妈那边还是得瞒着的。

姜凌越的脸垮下来。

“你走吧。”他坐回去,不再看我。

我怕自己再多呆一秒就会反悔,飞快地开门下车,逃也似的进了楼栋。

我爸妈都还没睡,一个在客厅里看报,另一个在阳台上浇花。

我妈拿着水壶进来,问我:“小姜送你回来的?”

我点点头。

“希希啊。”我妈幽幽地看着我,说:“你爸妈不是那种老古板,况且你结过一次婚了,什么都懂,也不用我们管太多。所以你要实在不想回家,跟我们说一声,我们都不介意的。”

我的脸“唰”的一下红了。

“我困了,去洗澡睡觉了。”我强行岔开话题,逃回了自己房间。

洗完澡躺回床上,想到姜凌越说的很早以前就喜欢我的话,我又失了眠——这次是激动得。

然而,我越回忆与他的那些过往就越是气愤。

他的行为举止,哪里像是喜欢我的样子嘛!把我当仇人还差不多!

后来为了打发时间,我又把那两则监控视频来来回回地看,终于发现了其中奇怪的地方。

在宋晓雪蹲下身去拿衣服的时候,好像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什么,而在拿出衣服以后,又有一个手插裤袋的动作,很有可能是把那样东西重新放了回去。

我猜想,她拿的应该是刀片之类可以迅速割开布料的东西,可事情已经过了好几天,就算能够找到宋晓雪当时穿的那条裤子,也不可能找到那个工具。

所以,我们依然没有指认宋晓雪是真正破坏衣服的人的直接证据。

宋晓雪要是矢口否认,我们一点辙都没有。

不过,我还是本着共享信息的目的,给姜凌越打了电话。

深夜12点,他居然还没睡。

只是在电话接通的时候,我听到那头传来了奇怪的声音……

猜你喜欢

精选古诗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