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磊文学网

小说许清莞梁墨白主角是许清莞梁墨白今日已更新最新章节

时间: 2023-11-20 21:07:14  作者: qiu 

点击全文阅读

老夫人神色冷厉,对许清莞厉声呵斥:“你这小蹄子以前想尽法子要嫁世子,怎么昨日放手得这般轻快,原是早有了奸夫!”

如雷轰顶。

许清莞当即否认:“我根本就不认得他!”

谁料那男人却对许清莞很熟悉的样子,喟叹。

“你我都到如此关头了,也算是生同衾死同穴,就不必再偷偷摸摸了,只怪我不够谨慎,在你要与我私奔这日被抓。”

“胡言乱语!”2

许清莞苍白脸驳斥,紧盯着那男人:“我从未见过你!”

这个男人的脸,前世今生,她都没见过!

见状,梁墨白还是站出来阻止:“祖母,这事该调查仔细,不能轻易断定,我信莞儿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许清莞心口一时发酸。

而老夫人冷哼:“你糊涂!知人知面不知心,你就是太善良了!这事乃是她贴身丫鬟春玉作证,说她与这奸夫苟且已久,今日约好要私奔,才果真叫我抓个正着!”

梁墨白脸色骤然一怔,皱眉看许清莞。

许清莞心头猛然震颤,不可置信看向春玉:“我自幼待你不薄,你为何要如此诬陷于我?”

春玉则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她。

却哽声坚持:“小姐,你莫怪,我不过是实话实说。”

许清莞通红眼眶,挣扎着想冲过去,却被人死死按下。

她否认坚持:“我根本就不认识他!”

老夫人却严令:“这等腌臜事出现在侯府,简直败坏门风!以家法打上三十大板后,直接沉塘!”

“是!”

板子即将落下时,梁墨白冲上前拦住,他眸色冷凝。

“祖母,何必到沉塘地步,不如就放她离开吧。”

见状。

老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狠下心:“来人,把世子拉开。”

“世子,世代祖规如此,你如今要偏袒她,就是放任侯府未婚与人通奸的世风,将来传出去,你让我们侯府其他女子如何自处?你想过你的妹妹们日后会被外人怎样猜测?”

字字句句下来。

梁墨白护着许清莞的手终究还是松了下来。

全身血液仿佛一瞬凝结。

许清莞喉咙泛起腥味,骤然嗤笑出声。

前世今生,她都看错了眼前这人!

三十大板下来。

许清莞嘴角吐血,奄奄一息,被捆紧手脚,塞住嘴,推进木笼。

“沉塘!”

随着老夫人一声令下。

许清莞所在的木笼被高高吊起,透过笼中,她视线模糊看向梁墨白身形定在人群中。

血泪流下。

她从未想过,重来一世,自己竟会落个如此凄惨下场。

就在她闭上眼,即将感受死亡时。

远处骤然传来高声喧闹。

一声尖锐宏亮的呼声响起——

“贵妃娘娘驾到!”

霎时。

全场一静。

窸窣讨论声起:“这宫里何时有了位贵妃娘娘?”

贵妃娘娘?

许清莞睁开眼,意识到什么,她猛地挣扎起来。

可挣扎无果,在老夫人示意下,利刃已迅速将绳子割开。

她随木笼从高处坠下,‘咚’一声掉在水中。

笼沉入塘底的同时。

浩浩荡荡的宫人群已踏入后院。

所有人纷纷低头跪了一地。

老夫人跪在最前方,悄然抬眼看去,霎时浑身血液凝结。

却见那张美艳绝伦的脸,不正是失联许久的许玉婵!

身着贵妃霞帔的许玉婵,着急的视线在人群看了一圈。

随即拧起眉头问——

“我莞儿呢?”

第10章

刹那间。

所有人神色惶惶,纷纷惊恐看向身后的水塘!

水面碧绿无波。

此刻已死寂一片,毫无任何生息!

仿佛意识到什么。

许玉婵顺着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塘面,神色骤变。

岸边的木板上还留有血迹,触目惊心。

许玉婵语气倏地冷沉:“怎么回事?!”

人群鸦雀无声。

“贵妃娘娘!快救小姐!”

这时,一声哽咽的惊呼声响起,春玉红着眼睛从人群中冲了出来,指着水面坦白:“小姐被沉塘了!贵妃娘娘!求您快救她——”

此话一出。

“什么?”

许玉婵脸色大变,当即唤来人。

而就在这时,梁墨白已经第一个跳入水中。

紧接着,随着噗通声接二连三。

众人遁入水中去寻人。

没过多久。

梁墨白抱着早已失了意识的许清莞上了岸,他取下她嘴里的布团,解开她手上的绳索,按压着她的胸肺。9

不多时,许清莞的口鼻呛出一大口水,终于有了呼吸,却依旧没有意识。

“叫大夫!”

许玉婵冷冷注视着所有人警告:“若我莞儿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绝不轻饶!”

一行人匆匆转移去了屋内。

入了屋。

大夫诊治期间,许玉婵望着梁家一大家子人,脸色几近黑沉。

而老夫人先踏步出来,沉声开了口:“如今你成了贵妃娘娘,可总不能仗势欺人!这许清莞,未婚与人通奸,相约私奔!败坏门风!我们侯府不过是按祖规处理家事,这事就算是说到陛下面前,我们也名正言顺!”

“未婚通奸?私奔?你如何定罪?”许玉婵脸色冷冽,环顾周遭。

老夫人看了一眼,那奸夫早已不知何时趁乱溜走,塘底木笼空荡荡,早已不见那人踪影。

最终她将目光落在一开始说话的春玉身上:“此事乃春玉一口指认,春玉自幼便是许清莞的贴身丫鬟,她的话总难以作假!”

听闻这话。

许玉婵目光落在了春玉身上,眸色冷厉似箭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从实招来!”

下一刻,春玉哭红着双眼就跪了下来。

“是我对不住小姐!”

“贵妃娘娘!奴婢也是迫于无奈,请您网开一面!”

许玉婵眯起双眼:“你说清楚。”

春玉抽噎着,当即指向了一旁跪着的杨嫣儿:“是她!是她让奴婢故意陷害小姐的!”

杨嫣儿大骇:“胡言乱语!我为何要这样指使你?再说,你又何必听我的?”

“贵妃娘娘!是真的,奴婢老家弟弟因犯事入狱,要被处刑,杨姑娘便找上我说那县官是她父亲的学生,只要她出面定然能保我弟弟无事!”

“条件就是让奴婢跟老夫人说小姐今日要与人私奔,奴婢想着小姐并无奸夫,身正不怕影子歪,便答应了,谁料今日却当真捉了个男人!”

“那时奴婢才明白,杨姑娘是早已想置小姐与死地!可奴婢胆小,不敢临场反悔。”

“贵妃娘娘,奴婢认错!可奴婢如今所言字字真切!”

春玉趴在地上,句句痛诉。

众人听着,厅堂陷入一片寂静。

唯有杨嫣儿的脸上骤然失了血色。

她惶恐跪下,声音委屈:“小女冤枉!贵妃娘娘,这丫鬟所言,小女毫无所知!”

恰逢这时。

换了干净衣物的梁墨白返回,见到这般场景,神色疑惑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世子!世子您救救我!”

见到梁墨白,杨嫣儿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般,楚楚可怜地求救。

梁墨白眉头微蹙,拱手正要行礼出声。

却听许玉婵冷眼望来,沉声开口——

“是她设计污蔑我莞儿通奸,如此,世子还要包庇她吗?”

霎时。

梁墨白动作一顿,看向杨嫣儿的眼神渐冷下来。

第11章

只那一眼。

杨嫣儿紧抓着梁墨白求饶的手力道不觉松懈下来。

梁墨白眼底泛着冷意:“当真?你为何要这样做?”

杨嫣儿神色慌乱地垂下眼眸,不敢跟梁墨白对视上,可却依旧咬牙坚持:“世子,我没有。”

不等梁墨白再开口。

许玉婵已然冷声开口:“有没有本宫自然会调查清楚,我会派

猜你喜欢

精选故事